阿陨

写手

9.21

  祝86和花露水生日快乐——

【六四】因为爱,所以不后悔

一个突然的脑洞。

白六x大四,ooc属于我。

大概是一个因为产生灵魂而近似于白柳的白六,可能是个小甜饼?

有没有后续我也不知道,随缘吧。

  全文2500+,请食用。

——————————————

  怪物会因为爱而产生灵魂,神也是。

——————————————

  1.

  白六最初意识到自己似乎对那个傻乎乎的猴儿有不一样的感情时,其实是想杀了他的,对于神——尤其是邪神而言,感情只是累赘而已。

  可他下不了手。

  当他第一次决定放过牧四诚再等等的时候,他就再也下不了手了。

  2.

  牧四诚喜欢上白六是什么时候呢?他已经记不清了,或许是白六笑着说他是他最有价值的财产的时候,也或许是流浪者与猴这个组合诞生的时候,又或许是——他从见到白六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了他会爱上他。

  爱上一个,没有感情的神。

  3.

  据牧神的长期倾诉对象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小女巫所说,某只猴儿从意识到自己喜欢上白六开始几乎天天都要跑她那去叭叭半天然后忧心忡忡的问她白六会不会看出来。

  傻猴,怎么偏偏就喜欢上了白六呢。

  小女巫不是没有劝过他,可是猴儿大概是实在做不到,于是小女巫只能让他小心一点——起码不要连喜欢都被那个神利用,那太可悲了。

  4.

  牧四诚依旧没有完成任务,这不是第一次了,他几乎是有意在和白六唱反调,被小丑和木柯瞪视,被叫进白六的房间挨上一顿抽——白国王的惩罚从不手软。

  白六淡淡的看了他很久,久到他都以为白六会不会是想杀了他时才冷淡的吩咐他晚上去他房里领罚。

  5.

  当晚,牧四诚是磨磨唧唧了白天才去找白六领罚的,这一次任务的失败用白六的话说就是给他的财产造成了严重的损失,严重的话或许会被白六抽死吧。

  老实说,他不想死,他还不想,那么早就离开白六,赖也要多赖一会,反正白六是不会喜欢他,谁让傻猴儿难得动心却是对一个神呢。

  那可是白国王。

  他那样富有,贬值的财产理所应当的会被抛弃。

  6.

  牧四诚敲了敲门,懒懒的开口:“老大——我来领罚了。”

  没等里面回应就自顾自打开了门,紧接着就是迎面而来的骨鞭。

  真疼啊……可是明明早该习惯了不是吗?

  7.

  “牧四诚,说说吧,这次又是因为什么?”白六戏谑的看着他冷声。

  “……可能是昨天没睡好吧,犯困,对不起啊老大,以后不会了。”牧四诚熟门熟路的走到白六面前脱了上衣跪下,“老大,罚吧。”

  白六沉默了一会儿,狠狠的抽了一鞭,泄愤似的开口:“牧神,没睡好?你在诓谁呢?”

  白六是邪神的衍生体,也是邪神的继承人,他怎么会有感情呢,这连他自己都不敢相信,可事实就是他对面前的人动了感情——他居然有些下不去手了。

  白六……他颇有些自嘲的想,你也有今天啊……

  8.

  他最终俯下身,抬起牧四诚的下巴逼他与自己对视:“牧四诚,你让我损失了不少东西……你要怎么补偿我?”

  牧四诚顿了一下,有些别扭的移开眼:“……都听老大的,您就说想怎么罚吧……唔!”

  话音未落,就被白六封上了唇。

  9.

  第二天醒的时候,他睁开眼换了好久才慢吞吞的扶着床起身。

  操,真疼,要散架了似的。

  他好半天缓过神来望向身边——白六不在。

  牧四诚只觉得眼睛有些酸……真矫情啊。他想。不就是被白六那个逼给睡了吗?牧四诚,你怎么这么矫情啊,又不是小姑娘。

  可是白六为什么要……那样呢?

  难道他喜欢自己?可如果这样,他为什么不在呢?

  ……大概只是有趣吧。毕竟自己是他的私人财产,自己的财产怎么处置还不是看心情——哎?

  他愣愣的看着端着碗粥走进来的白六,觉得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

  10.

  大家好,我是牧四诚,我好像出了点幻觉,请告诉我这个给我端了碗粥温柔的问我身体怎么样的逼是我的幻觉——操,好他妈真实的幻觉,这粥真香。

  我还是牧四诚,我好像除了出幻觉还幻听了,白六居然说他——喜欢我?

  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白六会爱人?狗都不信。

  对不起,我是狗,我信了。

  没办法,他真的好温柔,温柔到我怀疑自己撞了鬼。

  11.

  白六带着空碗出去后,牧四诚才堪堪冷静下来。

  白六为什么会喜欢他?总不能真是撞了鬼?还是……

  白六看出了自己喜欢他,所以开始利用自己感情……?

  可是自己明明很克制。(小女巫:你再说一遍你很什么?)

  牧四诚罕见的有些茫然。

  他真的喜欢自己吗……不管白六是不是喜欢自己,自己是很喜欢他的……很爱他,一想到他就会心跳加快的那种喜欢。

  牧四诚默默捂住脸。

  老大,我信你了……起码在这种事上……可不可以,别骗我?

  12.

  大家好,我是牧四诚,啊对又是我。

  白六给我放了个大——长假。

  这怕不是个假的白六。我想。居然会给人放假——虽然只给我……哦还有他自己放了假。

  ……他好温柔,他对我好好,他难道真的喜欢我?

  他一定是在迷惑我——好吧,我已经被迷惑了,谁让我是个本来就喜欢他的大冤种呢。

  白六,我的灵魂在你手上,现在我又把我的心给你了……你不能再骗我了,我那么爱你……

  13.

  他好像是真的喜欢我。牧四诚想。

  这几天白六对他好的简直不像白六,几乎把他宠的无法无天,无论他做什么白六都没有再打骂他,只是笑着摸了摸他的头——把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教子和某毒唯嫉妒的够呛。

  当然,只是在牧四诚面前,只要牧四诚不在,他还是那个白六。

  14.

  白六和牧四诚在一起了。

  他甚至为了牧四诚放弃了那几条【走】【私】线,因为他知道牧四诚想过的是“正常人”的生活。

  木柯听说之后委婉的表示他似乎太纵容牧四诚了些白六只是笑而不语。

  小丑嫉妒的牙痒痒一度想要套麻袋但最终放弃了——小丑的原话是谁让教父喜欢他呢。

  小女巫……小女巫不太想说话,因为某个猴儿和白六在一起一起以后更加喜欢拉着她叭叭了,还是为了秀恩爱。

  小女巫:麻了。

  不过最震惊的还是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陆某和异端管理局。

  不愿意透露姓名的陆某:谢邀,我是真没想到让白六谈个恋爱就能阻止他毁灭世界。

  15.

  白六和牧四诚结婚了,他为了牧四诚准备了一场异常盛大的婚礼,说实话,白六很少感受到什么情绪,但他和牧四诚在一起后,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幸福的情绪。

  他有了感情,有了弱点,因为爱从神变成了人,可是他不后悔。

  因为他爱牧四诚。

  因为爱,所以不后悔。

  .

  END.

愿以山河聘.非典型阅读体.壹

[水幕](弹幕)

.

[《愿以山河聘》

      文案:

  秦王姬越是令七国闻风丧胆的暴君,却有这么一个人,风姿羸弱,面容楚楚,偏敢在他面前作威作福。

  年轻的帝王沉眸望着美丽动人的青年,还有抵在自己脖颈上的一把冰冷匕首,语似结冰。

  “卫敛,你想造反?”

  卫敛含笑,亲昵地蹭了蹭他的唇:“你待我好,我就侍君,你待我不好,我就弑君。

  1.对外暴戾对受没办法攻vs腹黑淡定美人受

  2.甜文HE,非正剧

  3.架空架空架空,朝代是作者建的,不必考据

  扮猪吃虎/强强博弈/并肩作战/至死不渝

  想写两个魔王的神仙爱情


  内容标签: 强强 宫廷侯爵 相爱相杀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卫敛,姬越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两个魔王的神仙爱情]

姬越:……

卫敛:……

众人:……???

众人:蹭……蹭什么?对不起,我觉得我们瞎了,一定是。

姬越微微眯了眯眸子,脸色有些危险:“卫侍君这是……要弑君?”

卫敛面不改色:“卫敛不敢,都是话本之词,如何信得?”

沈祈归笑着提醒:“此方水幕所播放的,皆是未来之事,顺带一提,此方空间禁止一切暴力行为——当然就算不禁止秦王也不一定能打得过公子敛,大抵是要打成平手甚至于两败俱伤的。”

卫敛(被掀了会武马甲依旧面不改色,内心mmp):……

姬越则饶有兴致的望着人,不过内心是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

[检测到愿力足够,开启弹幕功能。]

[弹幕为异世界者对你们的评价。]

[应异世界者要求,已将楚怀王卫邦踢出空间。]

(打卡——咱就是说有点都不想看到楚渣王)

(其实我一直有个疑问,楚渣王那么丑怎么生出卫小敛这么好看的儿子的)

(我永远忘不了吴姬那两句……)

(婆婆基因太强大吧……)

(ls的姐妹醒醒,喝了多少啊这是)

(www弹幕总算开了姬小越卫小敛我爱你们呜呜呜呜呜呜)

(ls姐妹别激动别激动)

(wc我知道卫敛是美人但是这比我想象的还美……狗皇帝怎么忍心又罚跪又掐脖子又喂毒的?他是不是不行???)

(ls狠人啊,g,不是,秦王还在呢)

(怕什么他还能顺着屏幕来打我吗?)

姬越:……???上面那个孤知道你想说的是狗。

(家人们咱就是说这次居然是祈泽仙尊亲自坐镇嘛?)

(ls姐妹淡定,知情人士透露,你家仙尊还接了将进酒的任务,山河聘完了你还能继续看见你家仙尊呢)

(?我瞬间快乐了!双厨狂喜!)

沈祈归轻轻咳了一声,水幕有了变化,依旧是五张牌,抽卡人却成了卫敛。

[恭喜公子敛抽取到SSR剧情卡牌-娘亲]

(娘亲hhh是我想的那个吗?)

(姐妹自信点就是的)

[  “去请太医来。”姬越低声吩咐。

  宫人屈膝:“诺。”

  姬越叫住他:“还有,再备碗姜汤。”

  宫人一愣,再次行礼称诺。

  转身的瞬间暗想,这卫侍君可真是走大运了。

  他伺候陛下这么多年,从未见陛下关心过谁。

  _

  卫敛身子难受,可还没有烧糊涂。

  他是在深宫险境中长大的人,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会让自己保持一份清醒,不至于让自己落入任人宰割的境地。

  但他还是装作烧糊涂了的样子,双目紧闭,姿态柔弱。

  他暂时不想和秦王说话。

  省得一不小心又说错话,被割去舌头。

  他现在这昏沉的脑子可没那么灵光,能瞬间想出诸多说辞让自己逃脱惩罚。

  太医很快到来,给卫敛诊脉。

  卫敛的手很漂亮。十指如玉,手腕纤细,女子的柔荑也不及他。

  姬越注意到的,却是卫敛掌心虎口处的薄茧。

  那是练武之人才有的茧子。

  姬越眸色微深。

  根据他的调查结果,公子敛并不会武。

  难道又是楚国派来刺杀他的刺客?

  抑或是,细作?

  _

  太医很快诊完,对秦王作揖道:“回陛下,卫侍君是寒气入体,发了高热,微臣开剂药服下即可。”

  姬越淡声:“给他看看膝盖。”

  太医微愣,却还是将卫敛的亵裤卷到膝盖上,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

  膝盖一片乌青,落在雪白肌肤上,触目惊心。

  太医一惊,这伤分明是久跪所至……

  帝心难测。太医不敢深思,略微检查一番后便对着姬越道:“虽然严重,好在都是些皮外伤,抹些药膏就可痊愈。”

  姬越似笑非笑:“那还不给他抹?”

  看他作甚,还指望他亲自给人上药吗?

  太医迟疑:“等闲伤药涂抹时会有痛楚,若是用玉容膏,则能无痛,见效也快。不知陛下……”

  玉容膏珍贵,平日里只有陛下可用。如今瞧陛下对卫侍君似有几分在意,太医才斗胆多问了一句。

  姬越笑意不减,说的话却伤人:“一个质子也配用玉容膏?等闲伤药赐他都是抬举了。”

  太医身子一抖:“诺。”

  他还以为陛下请他来给卫侍君看诊,是心疼了人家。

  果然是他想多了。谁心疼陛下都不可能心疼。可怜卫侍君好端端一个美人,遇上陛下这样无情的君王。

  太医一把年纪,家中也有孙儿,与卫敛年纪相仿。对楚人再如何痛恨,见了年纪轻轻就如此惨况的卫敛,也不由心生恻隐。

  卫敛闭着眼睛,将秦王跟太医的对话听的一清二楚,心中又狠狠给秦王记上一笔。

  太医从医箱里拿出伤药,抹了一点,小心翼翼地触碰上卫敛的膝盖。

  几乎在碰到的一瞬间,卫敛痛呼一声,眉头蹙得更紧。

  太医手一顿,见姬越表情不变,才咬牙,又抹了下去。

  卫敛立时就含了哭腔,拽住姬越的袖子,无意识唤道:“娘,别走……”

  突然升级成娘亲的姬越:“……”

  太医这下手也抖了,疑心自己会被灭口。

  姬越低眸,想把袖子收回来,谁知病中的青年拽袖子的力道还挺大,一时松不开。

  姬越有些不耐烦,想用力甩开,青年又哑声唤了一句:“……阿敛好疼。”

  “娘……不要丢下阿敛。”青年在梦中露出极度脆弱的模样,“我好想您……我好难受……”

  姬越的力道突然就松了。

  他任由卫敛拽着他袖子,冷声对太医命令:“用玉容膏。让他闭嘴。”

  太医:“……诺。”

  他是不是见证了陛下克星的诞生???

  _

  玉容膏果然又无痛楚又见效快,用了后卫敛也不喊疼了,抓着秦王袖子的手也放开了。

  上药这点疼痛其实在卫敛承受范围内。只是明明能够不痛,他为何要去忍痛?卫敛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人要对自己好一点。而任何好处,都要靠自己争取来。

  何况能喊“娘亲”膈应一下秦王,何乐而不为。

  不过是演一场戏而已。卫敛业务很熟练。

  逢场作戏这种技能,他早在楚国王宫就练到了满点。

  有了玉容膏,膝盖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痕迹变淡,养上一两日就能大好。

  太医涂抹完药膏,便行礼告退,将空间留给二人。]

(hhhhh救命恭喜姬越喜当娘)

(这一段我看一次笑一次)

(不得不说卫小敛的演技是真的强)

空间众人颤颤巍巍低下头生怕自己被灭口。

“喜当娘”姬越:……

姬越忍不住心里头嘀咕:“真是小狐狸……”

小狐狸,狡猾聪明……还……怪可爱的……

姬小越觉得自己有点不对劲,但姬小越不说。

[接下来将由系统随机抽取]

[抽取到SR剧情卡牌-我和你无冤无仇,干嘛要杀你]

[  姬越将卫敛抱到内殿,放到榻上。青年安安静静地睡着,样子很乖,不像其他醉后的人一样发酒疯,更不存在酒后胡言或酒后吐真言。

  姬越不满地皱眉。

  这么安静,他要怎么套话?

  姬越注视片刻,起身要去唤人准备半碗醒酒汤,让人在半梦半醒间更好答话。

  他正起身,一只戴着银镯的手就攥住他的衣袖。

  “……别走。”卫敛低唤了声。

  姬越眸色微沉。

  卫敛又把他当娘了?

  姬越冷笑着正要甩开,青年又呢喃一句:“姬越……”

  姬越身子一顿。

  难以诉说内心那一刻的感觉。

  像清风拂过柳梢,柳絮飞过堤岸,微痒中漾着春色的温柔。

  他眼神刚柔化些许,青年又咬牙说出第三句话——

  “姬越你有本事别走,我不杀你,我不姓卫。”

  ……

  姬越勾起一丝薄凉的微笑。

  好样的,卫敛。

  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姬越转身,凤眸暗沉划过危险之色,声音却温柔如水:“哦?你想怎么杀孤?”

  卫敛却又不说话了,沉沉睡着,呼吸绵长。

  姬越耐心耗尽,神色逐渐冰冷,卡上青年纤细的脖子。

  力道收紧,大有直接将人掐死之势。

  他身边从不留图谋不轨之人。既然已确定卫敛接近他是怀有杀心,那即便这个玩意儿再有趣,也留不得了。

  沉睡中的青年脸色很快涨红,面露痛苦,挣扎道:“放,放开我——”

  姬越眸光狠狠颤了一下,下意识手一松,待反应过来后更是面沉如水。

  ……他竟然下不了手。

  “姬越!”卫敛眉头这才舒展开,蜷着身子呓语,“你怎么总是欺负我……连做梦也不让人安生。”

  姬越冷声:“你都想杀孤了,还指望孤对你好?”

  姬越说完,自己也觉得可笑。

  ……他在这儿对着一个人事不省的醉鬼说什么呢?

  姬越不承认在听到青年说要杀他的话时,心狠狠抽了一下。

  针扎似的疼。

  为什么会疼呢?

  他早该知道。从小到大,所有靠近他的,对他好的,都是带着目的与算计,都想要他的性命。

  人心于他而言,甚至没有阿萌一条狗可信。

  既然已经习惯那些带着目的的靠近,既然已经长久漠然地接受现实,既然已经学会不动声色地疏远所有人,那为什么还会感到疼痛呢?

  要杀他的人那么多,卫敛不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却是唯一一个叫姬越舍不得下手的。

  那是能对他说出“你何惧之有”的人,那是能与他嬉闹玩耍逍遥自若的人,那是能和他对弈七局不分胜负的人,那是浊世之中澄澈干净如雪的人。

  卫敛不一样。

  他以为,卫敛不一样。

  青年似冰雪一般清冷通透,却如暖暖骄阳,融融春色,将姬越常年冰封的心敲开一条缝。

  而今,这好不容易敲开的一丝缝,都在这一句“我不杀你,我不姓卫”中重新合上了。

  _

  姬越低声:“原来……你与他们,也并无不同。”

  床榻上的青年仍静静睡着,不曾听见姬越说的话。

  姬越慢慢在床边坐下,轻抚过卫敛完美无瑕的脸庞:“是卫邦要你来杀孤?”

  他本没指望卫敛回答,不想卫敛却含含糊糊开了口:“那个昏君……也配指使我?”

  姬越微惊,几乎以为卫敛已经醒了。

  可再看去,青年还睡得安然,大概是将他的询问当成做梦了。

  是个能一问究竟的好机会。

  姬越试探着问:“你称呼你父王为——昏君?”

  “他算什么父王?”卫敛模糊低语,“他是让我杀你……可我拒绝了。他以为他是谁啊?要我杀我就杀,我多没面子。”

  姬越:“……”

  “再说了,我和你无冤无仇,干嘛要杀你。”卫敛轻呓着,“跟着你还可以吃香的、喝辣的,我疯了才自讨苦吃……”

  姬越眼带凉意:“真是多谢了。”

  原来他在卫敛心中这么有利、用、价、值。

  同时又心下一松。

  唇角不受控制地上扬,心情变得很愉悦。

  卫敛原来没想过要杀他。

  ……等会儿,既然原来不想杀他,现在为何又想了?

  姬越把这个问题问了出去,凝神等待卫敛的回答。

  这回卫敛安静了很久,久到姬越以为他睡熟了。

  卫敛突然嘟囔道:“姬越,你还是在梦里好说话。外面那个你太难伺候了。”

  姬越皮笑肉不笑:“你就是这么看待孤的?”

  他已经不计较卫敛在梦中直呼他名讳这种事了。

  姬越自问待卫敛已经尽了最大的宽容。除了卫敛,谁还能在他跟前这样放肆还安然无恙。

  当然,别人也不敢放肆。

  “不然你要我怎么看啊!”卫敛说到这儿皱眉,很气愤的样子,甚至气愤得坐了起来,半睁开水雾迷离的眼睛。

  他这突然坐起,吓得姬越一个激灵。

  容色如雪的青年却并未清醒,只是半是控诉半是委屈地望着他:“谁还不是个宝宝了?”

  “你以前是公子,我也是!”

  “你凭什么总罚我跪,让我跪雪里,跪地上,掐我脖子,逼我服毒,还动不动让人割我舌头。”

  青年小声控诉:“我很疼的。”

  他漂亮的眼眸恶狠狠地瞪着姬越,醉意浸染下水雾迷蒙,连声音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疼得想杀人。”

  姬越竟被盯得有些心虚。

  这种种行为,做时不觉得有什么,从卫敛口中一齐说出来,任谁听了恐怕都要觉得他是个混账。

  “我好怕疼的。”卫敛忽然脱力般,身子蓦然前倾,靠在姬越肩头,疲惫地阖上眼眸,声音轻不可闻。

  “我小时候……和卫焦起了争执。他骂我没娘,我说你才没娘,这话被李夫人听见了,她罚我跪在雪里……”他低低道,“一整夜呢。”

  “可比你狠多了。”

  姬越僵硬地扶住栽入怀里的青年,突然感到一丝心疼。

  他遭遇坎坷,卫敛何尝不是。

  他的童年在冷宫清苦,却也有母亲的陪伴,避开后宫纷争。卫敛却是生母早亡,一个人在吃人的深宫长大。

  他将人拥进怀里,轻声哄着:“以后不罚你了。”

  又顿了顿,气闷道:“你也不许再想着弑君。”

  卫敛趴他怀里,仰头看他,眸子如雪般纯净无暇:“说话算话。”

  姬越低眸:“君无戏言。”]

(是啊可不就是个混账,姬越你就认了吧)

(我们卫小敛以前好可怜的姬小越你要好好对他啊……)

(就是啊,卫小敛那么怕疼……)

(所以说姬小越他就是不行吧,卫小敛那么一个美人他怎么忍心的)

姬越:……你才不行!孤行!孤行的很!不过卫小敛……卫敛确实是个难得的美人……

姬越目前陷入了对自己深深的怀疑。

他怎么会对一个怀有杀意的人下不去手呢?

这怎么可能呢?

尽管这人足够有趣,也确实……不是真的带着刺杀自己的任务接近自己的。

甚至连杀心都是被自己逼出来的。

可……自己究竟为什么下不去手呢?

姬小越觉得自己好奇怪,从来没有这么奇怪过。

“秦王?”卫敛笑望人。

“……”姬越一僵“你既入了秦王宫便不该如此唤孤。”

卫敛从善如流:“陛下。”

姬越颔首:“很好。”

卫敛又开口:“卫敛……”

“你该自称的可不是这个。”

卫敛一怔。

自称?自称什么?

按照秦宫规矩,王后与四妃三夫人自称为妾,姬自称为婢。

侍君等同姬妾。

可他是男子。

难道要自称为奴吗?

无论如何也不肯说出那一个低贱的字眼。

他卫敛能屈能伸,却有一处底线。他愿勾引秦王,是为过上好日子,愿雌伏人下,反正自己也能舒服到。说来并无损失。

可为奴,他不愿。

况且,若果真对秦王百般顺从,秦王估计很快就会失去对他的兴趣。

卫敛斟酌片刻,恭谨道:“臣当谨记。”

自称为臣吗?姬越抬眸望人,却并未计较。

卫敛顿了顿,“臣只是想提醒陛下,陛下可要说话算话,君无戏言。”

“……”什么君无戏言?戏什么言?

卫敛提醒:“这方水幕放的皆是未来之事,以后不罚臣了可是陛下将来金口玉言说过了的,整个空间的人都听见了,陛下还想耍赖不成?”

“……”姬越沉默,将来和说过这两个词放在一块儿,你真的不会觉得很矛盾吗?

沉默了好一会,大概过了有一个世纪吧,姬越开口:“孤金口玉言,自然不会食言。”

作者有话说:

我争取让他们三章之内在一起。

一开始就在一起是不可能的,那人设就崩的太彻底了。

不过目前差不多已经动心啦,姬小越已经开始纠结了√。

愿以山河聘.非典型阅读体.序

[  姬越又微笑:“既然公子敛如此喜欢雪,那就在这里跪到雪停罢。李福全,走。”

  李福全闻言立刻高喊:“起——”

  龙辇又被人抬起,浩浩荡荡的仪仗队从卫敛身前经过,很快将他远远甩到身后。

  卫敛垂目,恭敬柔顺。

  卫敛内心:姬越炸了。]

下一瞬,白光闪过,众人便到了一个一片纯白的空间,正前方挂着一片水幕,紧接着,一个清越的男声传来。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谪仙般的青年。

“诸位不必慌乱,此地为在下的空间,编号017,在下是此方空间的主人,017空间管理员沈敛安,表字祈归,请诸位前来不过是想让诸位看些未来的事情。”

“为什么要让我们看未来之事?”姬越微微蹙眉。

“为了避免一些不必要的事情。”答毕,转眼望向卫敛“公子敛呢?可有什么疑问?”

“……”卫敛突然被点名,众目睽睽之下摇了摇头。

“既然没有旁的疑问,诸位先入座吧,”沈祈归挥了挥手,后面出现几排座椅,“秦王同公子敛坐于上首,旁人劳烦按座椅上的名字落座,若坐错了位置发生了什么事,在下可不负责。”

卫邦的位置在后,本还有意见,却听了这一句威胁,只得歇了心思。

待众人都坐下水幕微晃,出现五张倒置的牌。

[请秦王姬越上前抽取一张。]

[恭喜秦王抽取到SSR卡牌-文案]

庭芳录招人,主嫔妃,固设附图,最后一个妃阶

[.庭芳录·九重深闱.]

[.招人.主妃.]

听闻.那固设高职无人求

听闻.那帝哥妃妃只有伍

听闻.此群妃妃男女皆可

听闻.帝哥常嘲长主是猪

听闻.帝哥强抢丞相入宫

听闻.长主口嗨要睡帝哥

听闻.……

别听闻了,快来看!

[.庭.]新群初建人少您勿嫌

[.芳.]来了就是元老您来看

[.录.]婉拒纯白不禁半白喏

[.九.]嫔妃男女皆可任您选

[.重.]妃妃一律爬阶升职快

[.深.]需填人设审核简单喏

[.闱.]速来看本群来者不拒

审核.

[.迎.]固设考核贴皮自戏与戏录

[.您.]自设需填表非高职直接过

[.来.]若是高职则需贴皮自戏喏

[.八抬大轿.]792040187

[.群废请戳.]747210879

[.无人请戳.]3548342065


泽安无安

吾名泽安,安定的安,帝六子。

虽说父皇给了这个名字,可身为皇室中人,真的能够安定吗?

我的生母是父皇的宠妃皖贵妃夏皖晴,已经过世几年了,养母是母妃的姐姐德皇后夏德晴。

“阿泽,母妃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啊......”女人温柔的笑着,轻柔的抚摸着稚子的脑袋。

一切都是那样美好。

可美好终究是表象罢了。

母妃或许并不爱自己。楚泽安想。

不过也没关系,反正......反正自己也不爱母妃......

或许也不尽然,至少,自己曾经也同每一个孩子那样深深爱慕和依赖自己的母亲。

母妃呢,在自己年幼模糊的印象里也曾经同每一个慈爱的母亲那样温柔的对待自己的孩子。

可曾经,终究是曾经。

有的时候,曾经真的很让人遗憾,那些只存在于记忆中再也无法重现的曾经,那些只能午夜梦回再也无法触及的美好存在......

可时间就是这样,一维,单向,过去的,就只能成为永远的曾经了。

自从自己5岁之后,母妃就变了。

变得那样无情,那样陌生,那样暴躁。

宫里头来了位林修仪,这位林修仪是位难得一见的美人,很得父皇宠爱,不久便怀了龙嗣,为父皇添了个女儿,当即将她封为静嘉公主。

母妃几乎被气疯了,她当着静嘉的面,将修仪推进了水里。

可怜林修仪,得宠一时,却落得惨淡收场——被活活溺死在御花园。

但母妃母家势大,此事终究不了了之,静嘉也从此记恨上了母妃。

我也恨她,她要我坐那九五之尊的位置,可我,我只想做她的孩子啊。

她嫌我不争气,丢了她的脸,在外她不会说什么,但是一旦没有外人,迎接我的便是一顿又一顿的毒打,好几次我被打得奄奄一息,事后她又会抱着我哭,不停的向我道歉。

“阿泽......母妃真的不是故意的,你不要怪母妃......阿泽,母妃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啊......”

母妃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的人......吗?

可,这真的是爱吗?

我不懂。

我一边恨着她,一边又可怜她。

她确实是个可怜的女人,我不否认。

但我还是恨她,她赋予了我生命,又亲手赋予了我悲惨的童年。

吾名泽安,安定的安。

可名字起的再好,也不能改变。

吾生而无安。

Q:用"_______哎,我就是玩儿~"造句?

试卷能写我交白卷,哎,我就是玩儿~

末世语C招人,新群初建欢迎您来

末世语C招人,新群初建欢迎您来

——Ruins『废墟·末世』——

〖废〗新群初建固设多多

〖墟〗曙光东方军区南北

〖末〗安德尔为五大基地

〖世〗不审有设来者不拒

〖欢〗异能多样双系限五

〖迎〗官配对皮无人认领

〖您〗末世废墟就等您来

-

新群群冷广招叭叭机

自设表格式见公告

固皮详情请见相册

门牌号:822561971

-

“幸存者,Ruins欢迎您的到来,如今末世到来已久,幸存者也越来越少,您的末世之旅已开启,祝您好运。”


大无语事件:论姐姐必须要让着妹妹

大无语事件,反正全部都是我的错呗。

真的很搞不懂凭什么呀?事情是这样的话,我画小报的时候呢,妹妹在一边自言自语,我让她小声一点,我说错了吗?妹妹说这是在她家,所以她有资格让我什么时候不干什么事情,我大概说了五六遍吧,人家不肯听,所以我就带了耳机放音乐,把音量调到最大了,但是呢我调到最大了,还是能听到她的声音,所以我就大声让她安静,结果迷惑事情就发生了,奶奶一过来就让我小声点,真的笑死,总之就是妹妹可以不小声,但是我不可以。哦,对了,忘记说了,我今年16岁,妹妹今年12岁,12岁不懂事吗,就因为我是姐姐,我就必须要让着她吗?

原谅我我真的好无语。

我当时气不过就跟奶奶对着呛了两句,是,我承认我是说脏话了,可是之后我奶奶说什么来着?说我没教养,是是是,我没教养,反正我什么都是错的呗,总之他的意思就是妹妹声音就可以大,我就不可以,凭什么姐姐一定要让着妹妹呀??救命就真的很迷惑,哇,我真的好无语,合着她比我小,在她家,我就必须要听她的呗?

琉潆帝国招人!

快来看看啊!

(没人就很尴尬)